1/1页1 跳转到查看:2646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键盘左右键可以进行前后翻页操作
帮助

《不爱红装爱武装》

《不爱红装爱武装》


不爱红装爱武装


来源:作者:孙永安


  现在六十多岁的人也许还记得,1963年元旦**发表了他的十首诗词,其中有一首叫《为女民兵题照》,这首七绝是这样写的“飒爽英姿五尺同文译馆屏蔽,曙光初照演兵场。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妆爱武装。”

  毛主席的新诗词发表后不久,音乐家们就纷纷为领袖的诗词谱曲。我们比较喜欢的是李劫夫为这首诗谱的曲子,不仅容易学,唱起来也蛮好听。记得当年在学校集体唱这首歌时,还采取轮唱的方式。第一遍是齐唱,第二遍轮唱。师范学校女生又占绝对的优势,所以,只要一唱“飒爽英姿五尺同文译馆屏蔽”许多班就跟着一起唱。由二部轮唱扩大到四部轮唱,会场气氛非常活跃——那是怎样的一种热烈的场面啊!至今回想起来还很激动的。

  这首七绝是写给谁的,大家却一直不清楚,过了若干年我才从报纸上得知《为女民兵题照》是为**里一位叫李原慧的女机要员写的。那位记者采访了已经是老太太的李原慧。文章写得十分细致,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得颇为细致。写了李原慧如何参加首都民兵师参加国庆十周年的检阅,如何穿着那身“戎装”照相,又如何被主席看到那张照片、并索去为之题诗等等写得清清楚楚,如情景再现。其中有没有演义成分,我们不得而知,反正当年**为这个叫做李原慧的**年轻女机要员题照大概是确定无疑的。

  “武装”已经被那时的许多青年,尤其是女青年所青睐确也是事实。1963年人民解放军的形象在国人眼里是非常了得的。谁谁曾是退伍军人,那一定是人们敬重甚至是崇拜的对象,女孩子能找个复员军人作自己的未婚夫,可比时下嫁给大款可荣耀得多——那是一种**地位的提升。就是我们这些老师眼中的小毛孩,对作为军人家属的老师也另加几分敬重。可见有身“武装”是何等的荣耀,即便是非正规军人,也有一圈光环。记得上初中时,我们的俄语老师是位志愿军退伍军人,脸上有许多疙瘩,俄语发音也不那么好,但非常受学生尊敬,他经常穿着褪了色的军装。尽管那时军服还不太时髦,但要是穿身军装在大家面前走一走,那形象要比现在几万元的高档服装穿起还风光。军装在当时人们心中是高尚与神圣的符号,女孩子们若能借身军装去照个相,也会被同伴们羡慕得什么似的。

  我们还是少女少男的时候,少女们的身材基本是直线型的。女性身体的曲线美基本上看不出来,也没人敢谈论女性的身材,什么“三围”?听都没听说过。女孩子的胸围都不明显,也不敢把自己的胸部美突出出来。即使是美术老师也不敢在学生的美术组里“胡说八道”,讲女人体型美,那是绝对的禁区。连美术学院也取消了画人体模特。

  我曾在学校的图书馆里找到一本文金扬先生的《艺用人体解剖学》,翻开一看,竟然有几幅全裸的女人体照片。当时我紧张得心里扑腾扑腾地跳,像做贼似的,看看周围有没有人发现我在看这本书。真怕被图书馆的老师发现,就赶紧把这本书放回原处。但心里还是想看,于是继续在书架之间转,像是在找什么书,实际是在观察有没有其他人。那天图书馆里大概只有我一个人在书库里看书,于是我又转到放那本《艺用人体解剖学》的书架前,小心地取下,再仔细地翻看。那是多么美妙的人体美啊!但我马上意识到这是“资产阶级思想”在作祟,是资产阶级肮脏的下流的思想在腐蚀自己。于是毫不犹豫地把那书放回了原处。但此后,再去图书馆找书时,还不免要在存放那本《艺用人体解剖学》的书架前瞄上一眼。此后在任何一次的“思想检查”会上,我都不敢向团组织交代在看《艺用人体解剖学》时的“肮脏思想”。

  **的“不爱红妆爱武装”诗句,确乎影响了当年许许多多妙龄少女。让她们不敢、也不想去发现、展示自己的美。仿佛长得越黑越壮、越男性化越好。当年的“三八红旗手”“铁姑娘”等等,个个都跟假小子一样冲,在电影里我们见到的**的女青年,也都是跟男人一样,到建筑工地干着男人一样的活。而稍微有点儿女性特点的,一般都是一些有些“思想问题”的女人,要么爱打扮自己,要么爱耍个小脾气或撒个娇什么的。比较早一些的电影《李双双》,女主角已经有些锋芒毕露,但总还有些女人味儿,后来的电影就基本上看不到女强人们流泪的镜头了。1983年谢铁骊导演好不容易拍了部能体现女性美的电影《早春二月》,却因影片里宣扬了“小资调”被批判,被**。《早春二月》让人们从银幕上看到了久违了的“真女人味儿”的形象,尤其是陶岚那对爱执着地追求和那妩媚的眼神,给观众留下了难以忘怀的记忆。女性就应该如此,才真像个“女人”,从衣着打扮到她的内心世界,无不体现着年轻女性的魅力。但是这是被当作“资产阶级”的东西被摒弃的,与无产阶级女性格格不入。仿佛女性生来就该是性格刚强、不畏惧任何强势,敢打敢冲,说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什么都不顾的“女强人”。这里要再说几句,“强人”一词,早先是指“强盗”如路上遇到了一伙强人,那就是一伙强盗。后来不知怎么就变成“坚强能干的人”了,再冠之以女性就变成了“女强人”(见《现代汉语辞典》1095页)。解放后排演的京剧《杨门女将》已把女性突出到了非常高的地位,里面是一水儿的“爱武装”的女将,好像宋代已经衰弱到选不出个男人去领兵打仗了。这么演是要表现“男女都一样”,在毛的时代这个思想已成定然。但在今天人们看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直到1966年在中国**上爆发的“无产阶级**”,把那些天真的女孩子都变成了身着军装,腰扎军用皮带,佩戴着“红卫兵”袖章的“**小将”,成天唱着“拿起笔做刀同文译馆屏蔽,集中火力打黑帮”,喊着打打打杀杀杀,冲向社会去破“四旧”,毒打“黑五类”,女孩子们也都开始说脏字骂人了。这种现象的发生不是偶然的,我们在前面所讲的一些事情就大致描绘了它的“渐变”过程。女性就应该突出女性的柔美、妩媚。如果一味地用“武装”来包装她们,被改变的可就不仅是这些女孩子本身了,一旦她们做了母亲将是个什么样子?会对起到怎样的“人生第一个老师”的作用,想起来都是十分可怕的。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不久前北京某个中学校庆多少周年时,竟把那个被伟大领袖说了句“要武嘛”就把自己名字改了的女红卫兵的照片也陈列了出来。是在炫耀该校在**中出了位这样一个“爱武装”的女红卫兵,还是要做什么,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要解决国人的“荣辱观”,应该先解决一下人们的“美丑观”,要弄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美,自然也就明白什么是丑的了。我们东方人有自己的审美标准,不能一味地效仿西方。现在的妙龄女子,几乎都努力使自己的“三围”最标准,胸部不够丰满,就去做隆胸手术;身条微胖,就赶紧去减肥;头发是黑色的,就去把它染成金色的或红色的;不管自己的眼睛适合和不适合做双眼皮,也去拉个双眼皮;耳朵上穿个孔不算时髦,肚脐上也穿两个孔套个圈圈才算酷……现在的女性又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我看也不是个事儿。当然,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现在谁还去干涉这些奇装异服和怪异的打扮?大家都看惯了,谁也无心去关心它。

  “不爱红妆爱武装”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我们的社会进入了一个多元的社会。现代军装式样也比以前多了不少,女兵的服装更能体现女性的线条美,且不说美丽的迷彩服和贝雷帽,那式样庄重又能体现出女性线条的军人裙和高筒皮靴,已经足以吸引男性们的眼球了。不仅现代的女兵们更为“英姿飒爽”,被称作“警花”的女警们,也个个身手了得。一个看上去十分柔弱的女子,却能**几个比她强壮许多的男人。“英雄救美”是俗气了一点,于是导演们便弄出段“美人救男”的戏来。如今的影视里,常常可以见到身穿古人服装的女英雄,现代版“不爱红妆”的女子见得少了,古代版“爱武装”的倒多了起来。真是戏不够,**凑,女子们的武功被现代技术手段的制作成了无人可比的英雄豪杰,那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怎么看都有点儿像“二愣子”,什么都不在乎。少了大家闺秀,多了武林豪杰,这已经成了如今导演们新的套路。

  戏终归是戏,若是现实生活中,枕头边有一位“爱武装”的女子相伴,稍不顺心就会被她一脚踹到床下,那滋味大概也不是一般男人所能承受的吧。女人还是要有女人味儿的。

  (2009年1月8日星期四晨次日晨再改)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
本站声明:翻译之家论坛上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