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1192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键盘左右键可以进行前后翻页操作
帮助

村上春树:写作是工作,翻译是爱好

村上春树:写作是工作,翻译是爱好

村上春树:“任何人在一生当中都在不断寻找一个宝贵的东西。因为若不这样做,生之意义本身便不复存在。”
  翻译家林少华因译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而为广大读者熟悉。
  自1979年发表非法信息屏蔽作《且听风吟》以来,村上春树已差不多勤奋写作了三十年。村上坦言:“三十年间我有了很大变化,明白自己想写的是什么了。以前有很多不能写的东西,有能力上所不能写的。但现在觉得什么都可以写了。”
  文/林少华 (原题:第二次见到村上春树)
  1
  写作是工作,翻译是爱好
  第二次见到村上春树。地点仍是东京的村上事务所。
  按门铃上楼,一位举止得体的年轻女助手开门把我们迎入房间。房间不很宽敞,中间有一道类似屏风的半截浅灰色隔离板,前面放一张餐桌样的长方形桌子,两侧各有两把椅子。很快,村上春树从“屏风”后面快步走了过来。一身休闲装:深蓝色对襟长袖衫,里面是蓝色T恤,蓝牛仔裤。他仍然没有像一般日本人那样和我们鞠躬握手,径直走到桌头椅子坐下,半斜着身子点头致意。我看着他。距上次见面已经五年半多了,若说五六年时间没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痕迹,那并不准确——如村上本人在作品中所说,时间总要带走它应带走的东西——但总的说来,变化不大,全然看不出是六十岁的人。依然“小男孩”发型,依然那副不无拘谨的沉思表情,说话时眼睛依然略往下看,嘴角时而曵出浅浅的笑意,语声低沉而有速度感。整个人给人的印象随意而简洁,没有多余的饰物,一如房间装修风格。
  谈话从他的写作开始。自1979年发表非法信息屏蔽作《且听风吟》以来,村上已差不多勤奋写作了三十年。“三十年间我有了很大变化,明白自己想写的是什么了。以前有很多不能写的东西,有能力上所不能写的。但现在觉得什么都可以写了。写累了,就搞翻译。写作是工作,翻译是爱好。一般是上午写作,下午搞翻译。”村上又一次强调了运动和写作的关系,说他天天运动,“今天就去健身馆打壁球来着。但跑步跑得最多。因为不久要参加马拉松比赛,所以现在每天跑两个小时左右。写作是个体力活,没有体力是不行的,没有体力就无法保持精神集中力。年轻时无所谓,而过了四十岁,如果什么运动也不做,体力就会逐步下降。过了六十岁就更需要做运动来保持体力。”
  2
  在小说中触及历史
  问及东西方读者对他作品的反应有何差异,他说差异很大,“欧美读者接触加西亚•马尔克思等南美文学的时候,感觉自己读到的是和英语文学完全不同的东西,从而受到一种异文化冲击。读我的作品也有类似情况,觉得新鲜,有异质性。这点从读者提问也看得出来。欧美读者主要关注我的作品的写法本身和后现代元素,亚洲读者的提问则倾向于日常性,接受方式更为自然。”另一方面,他也承认自己的创作受到美国当代作家的影响,“从他们身上学得了许许多多,例如比喻手法就从钱德勒那里学到不少。”他在接受《每日新闻》采访时也说自己对钱德勒的文体情有独钟,“那个人的文体具有某种特殊的东西。”
  话题转到《挪威的森林》拍电影的事。《挪》被美籍越南导演陈英雄搬上银幕,对此村上说:“就短篇小说来说,若有人提出要拍电影,一般都会同对方协商,但长篇是第一次,因为这很难。不过《挪》还是相对容易的,毕竟《挪》是现实主义小说。”他说《挪》此前也有人提出拍电影,他都没同意。而这次他同陈英雄在美国见了一次,在东京见了两次,觉得由这位既非日本人又不是美国人的导演拍成电影也未尝不可。“作品拍成电影,起初有些兴趣。不过一旦拍完,也许就不会看了。”
  说到“东亚与村上春树”这一议题时,我说我认为他对东亚近现代历史的热切关注和自省、对暴力的追问乃是村上文学的灵魂,村上说有人并不这么认为。他说历史认识问题很重要,而日本的青年不学习历史,所以他要在小说中提及历史,以便使大家懂得历史,并且也只有这样,东亚文化圈才会有共同基础,东亚国家才能形成伙伴关系。
  3
  与鲁迅作品的“偶然一致”
  这里想特别提一下村上对鲁迅的看法。
  村上的短篇集《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中有一篇叫《完蛋了的王国》,其中的男主人公Q氏是一家电视台的导演,衣装整洁,形象潇洒,文质彬彬,无可挑剔,任何女性走过都不由得瞥他一眼,可以说是典型的中产阶级精英和成功人士。耐人寻味的是,东京大学藤井省三教授在这样的Q氏和鲁迅的《阿Q正传》中的阿Q之间发现了“血缘”关系:其一,“两部作品同有超越幽默和凄婉的堪称畏惧的情念”;其二,两个Q同样处于精神麻痹状态。也就是说,作为鲁迅研究专家的藤井教授在村上身上发现了鲁迅文学基因。作为中国人,我当然对这一发现极有兴趣。这次有机会见村上本人,自然要当面确认他是否看过《阿Q正传》。村上明确说他看过。学生时代看过一次,十几年前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当驻校作家时结合讲长谷川四郎的短篇《阿久正的故事》(日语中,阿久同阿Q的发音相同)又看了一次,“很有意思”。问及他笔下Q氏是否受到鲁迅的阿Q的影响,他说那是“偶然一致”。但他显然对鲁迅怀有敬意:“也许鲁迅是最容易理解的。因为鲁迅有许多层面,既有面向现代的,又有面向国内和国外的,和**文学相似。”
  回国后赶紧翻阅他对《阿久正的故事》的品评,里面果然涉及对《阿Q正传》的评价:“在结构上,鲁迅的《阿Q正传》通过精确描写和作者本人截然不同的阿Q这一人物形象,使得鲁迅本身的痛苦和悲哀浮现出来。这种双重性赋予作品以深刻的底蕴。”并且认为鲁迅的阿Q具有“‘一刀见血’的活生生的现实性。”。
  不用说,一个人能够理解另一个人——何况认为“最容易理解”——无非是因为心情以及精神上有相通之处。所以,村上的Q氏同鲁迅的阿Q的“偶然一致”,未尝不是这一意义上的“偶然一致”。
  村上春树
  日本小说家。1949年1月12日出生,29岁开始写作,第一部作品《且听风吟》即获得日本群像新人赏,1987年第五部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在日本畅销四百万册,广泛引起“村上现象”。村上春树作品展现的写作风格深受欧美作家影响的轻盈基调,少有日本战后阴郁沉重的文字气息。被称作第一个纯正的“二战后时期作家”,并誉为日本1980年代的文学旗手。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
本站声明:翻译之家论坛上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