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1214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键盘左右键可以进行前后翻页操作
帮助

同声传译光鲜背后无奈重重

同声传译光鲜背后无奈重重

报酬讨要无门 兼职协议形同虚设 法律无明确定性


  一小时5000元,年入五六十万,上海紧缺人才——


  同声传译,素来是众人艳羡的金饭碗。然而,捧着金饭碗的同声传译员,也遇到了“讨薪难”。近日,微博上、论坛里,出现了一系列翻译讨薪贴,其中就包括上海的口译员们。


  记者调查发现,同声传译多为**人,以接翻译公司的项目为收入来源。能否及时拿到报酬,全看翻译公司的“良心”。


  上海正在打造国际会议会展中心,同声传译的群体也随之扩大,但市场规范、行业准则、法律定性还未跟上,这群高端人才的权益保障出现空白。


  网事


  微博、论坛频现“讨薪贴”


  “作为一个大型翻译企业,为什么要大面积欠译员的翻译费,而且拖欠时间这么长?”“为什么你们敢于这么做,难道不怕失去民心被翻译抛弃?”“元培公司拖欠译员费用!”近日,在微博和BBS上,出现了一系列翻译“讨薪贴”。


  这些帖子显示,从今年2月起,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兼职译员被元培翻译公司拖欠酬劳,多则数万元,少则数千元。


  记者联系到其中数位上海译员。其中一位今年春天为某国际会议做同传,至今没有拿到酬劳。“我做同声传译这么多年,以前至多被拖欠两三个月,从没有像这次这么久。”他曾与该公司项目负责人联系多次,但没有进展。


  而另一位译员Eviling告诉记者,当他们向当时的项目负责人讨要酬劳时,对方“要么不接电话,要么回复‘客户尚未回款’,要么说‘没钱、继续等吧’。”


  记者登录元培的官方微博看到,它的简介为“北京2008年奥运会笔译和口译服务供应商,2010年上海世博会笔译口译项目赞助商”。而这一点,在网贴中被译员们频繁提及——当时接下项目正是看中这个名头,如今大公司带头欠费,让他们对行业前景忧心。记者看到,该公司的官方微博上,没有对网友的@质询作出任何回复。


  记者拨通官微上贴出的电话,对方表示4月前的费用已全部发放。记者报出被欠款译员的名字,请她核实一下是否打款,她让记者转财务部查询。记者致电该公司财务部,始终无人接听。记者再次拨通该公司总机转公关部,对方表示没有公关部,也没有对外发言部门。


  调查


  同传没有全职接项目靠“感觉”


  尽管,译员们在网上对拖欠酬劳一事义愤填膺,但真正愿意实名见报的很少。一位同传告诉记者:“媒体把我们渲染得太光鲜,但实际上我们相比翻译公司是弱势群体——我们会想,也许再等等就能拿到钱了,万一惹怒对方,能拿到的变成拿不到了;也会想,如果暴露名字,有可能其他翻译公司会对自己有想法,以后接活儿就难了。”如此小心谨慎,折射出同传对于维护自身权益的无力感。


  事实上,从接项目的第一步起,他们就进入了法律真空状态。一位同传向记者表示,“没有翻译公司会出二三十万的年薪养一个专职同传。他们找到客户,拿到钱,再去社会上找同传来做,零风险。”而同传本身也不愿意被一家公司“套牢”,尤其是具有一定口碑的同传,一年能赚五六十万,比待在公司挣得多。不做公司人,有没有收入,就看接不接得到活儿。大多数同传和翻译公司的合作基于彼此的信任,通常几个电话、几封邮件就敲定;只有极少数会签兼职协议,但在实际操作中却形同虚设。


  Eviling发给记者一份《兼职译员合作协议》电子档,上面对乙方(译员)的约束非常详尽,而完全未提及甲方(翻译公司)逾期未打款的违约责任。


  更关键的是,这份协议有去无回,“对方让我打印纸质版一式两份,签字后快递给他们,他们敲好公章后,再快递一份给我。但他们没这么做,我现在手头一份都没有了。”


  遇到拖欠酬劳的公司,他们目前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在网络上、圈子里,曝光公司的名字,互相提醒“永不合作”。


  从5000元/小时到5000元/天市场野蛮生长


  在过往媒体的报道中,同传是一小时5000—8000元的高薪工作,但记者却发现,某些翻译公司的报价为一天5000到8000元。与这一巨大反差相呼应的是:京沪两地有数千家翻译公司,其中很多都宣称承接同声传译业务,但能胜任同传的译员,两地相加不过数百人,而其中的精英只有数十人。


  为何会形成如此反差?一位资深从业人员告诉记者:有些翻译公司会以低价抢到项目,然后去找低价的同传;有极个别的公司接到项目后,找不到较好的译员,就找差一点,再找不到,就再往下找,能拉到谁就是谁,最后连在校大学生都拉来做,质量可想而知。


  这样的市场乱战,已经影响了同传的整体形象。记者了解到,少数国际会议的主办方,已经对同传失去信心,要求大会只用交传(说完一段,翻译一段),不用同传。一些资深译员对此非常痛心:想不到同传在有些客户心目中已经变成了这样!


  同传这个行业从上世纪末兴起至今,不超过20年,黄金发展期就在近10年,各种行业标准尚未建立。记者在联系行业协会的过程中获悉,上海华侨口译工作者协会(SAI)今年4月才成立,而此前中国还没有口译协会。


  SAI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协会成立的目的正是为了规范行业秩序,打造良好的业态环境,提升会议口译的质量,保护译员的权益。但目前还在起步阶段,需要时间逐步完善。


  观点


  同传的定性是个空白课题


  不受聘于公司,以接项目作为收入来源的同传,该如何保障自身权益?


  上海市光明律师事务所律师尹维耀告诉记者,同传与翻译公司属于劳务关系,不受劳动合同法保护,“同传和翻译公司,在法律上是平等的主体。在可预见的将来,国家不会干涉平等主体间的经济关系。但在现实中,同传是相对弱势的一方,这的确是个问题。”


  劳动关系专家则对此持不同意见:同传与翻译公司介于劳务关系与劳动关系之间,还不能定性。这两者适用的法律、养老金、工伤、报酬、一旦发生争议的举证方式都不同。“同传看似高收入人群,但在法律定性上是个盲区,这个盲区就像悬在他们头上的剑,让他们处于不安全感中。”他呼吁社会各界可以关注这一空白课题,让同传也拥有法律保护伞。


  从目前情况来看,尹律师表示,同传要维护自身权利,首先就是要靠自己,“同传作为稀缺人才有谈判的筹码,可以要求翻译公司把敲过章的协议快递过来,自己签字、保留,这样就避免了协议有去无回的可能。而这也是日后发生纠纷最重要的证据。”其次,发生纠纷后,如果同传怕麻烦不想打官司,他建议可以求助免费法援,或者通过行业协会中的法务来维权。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
本站声明:翻译之家论坛上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