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2169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键盘左右键可以进行前后翻页操作
帮助

《在铜管乐队的日子里》

《在铜管乐队的日子里》


在铜管乐队的日子里


来源:作者:孙永安



  即使已经过了四十多年,我们还是很留恋师范学校的生活。为什么?简言之,就是有意思、快活;如果再多说点儿,就许能出篇文章。

  下午两节课后,就是我们学生**活动的时间了。练琴房或宿舍里都有人在练琴,钢琴组在琴房练习,手风琴组就在树阴下练习,一般都有老师来辅导。只有教室里还比较清静,大多数的同学都去活动了,教室里也没几个人。最热闹的地方就是技巧区和小操场,各种器乐发出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尤其是学校的铜管乐队,只要他们一活动,小操场就属于他们的天下了:小号、萨斯管、黑管、长号,低音号,各吹各的调,没人发令就这么杂乱无章地吹,他们的声音把其他乐器声都压下去了。指挥不到,嘈杂的声音就不会停止。

  学校为了让大家多参加几个课外小组的活动,就把课外小组活动的时间给差开,这样一个人可以参加两三个小组的活动。每个人根据自己的爱好去选择适合自己的小组,没有强制,全是自愿参加。不过也不能参加得太多,因为还有很多作业,还要应对各科的测验和考试。课外活动小组和专业队一般都有老师辅导,有的小组就由高年级的“师哥”“师姐”们带着活动。下午课后,平静的校园就像一所“艺术学校”。

  我对学校的“铜管乐队”一直情有独钟,简直羡慕得不得了。尤其是国庆节时,我们学校的铜管乐队真是有气派!铜管乐队的服装是统一的“上篮下白”,上身是蓝**,下身是白裤子,再配一副白手套,很是精神。尤其是那两只“歪脖大号”非常抢眼,老远就能瞧见。单凭这个,就能吸引许多人,铜管乐队基本上都是男生,只有几个打小鼓的是女生。我那时总想参加,但自己什么乐器都不会,怎么参加呢?一般参加铜管乐队的同学,都要经过指挥的挑选,比如吹黑管或吹萨克斯的,嘴唇薄的才可以吹。一般选择队员,都要看看适合不适合,不是谁都可以参加。

  机会终于来了。铜管乐队出去迎宾,没人扛“大贝斯”(即大低音号,也就是常说的“歪脖号”),我和另外一个男生就**“入伍”了,于是也成了铜管乐队中的一员。

  只是去“扛”那个大家伙也没意思,为什么不学学怎么吹呢?在其他队员的指导下,我开始练习吹这个“大贝斯”。不知是力气不够还是这件老掉牙的乐器“四处漏风”?吹出的声音并不大。好在指挥对我们俩的要求也不高,能吹响就行。因为乐队主要是小号、黑管(即单簧管)、中音号、长号和小低音号等这些乐器起着支撑作用。我们这两个“大家伙”基本上就属于“聋子的耳朵”。但既然参加了乐队,就不能在里边混日子。于是我也学着吹小低音号和“次中音”。但出去迎宾什么的,我还是得“扛”那“歪脖号”。

  我们去长安街欢迎外宾,都是走去走回,没有车接送的。这“歪脖号”也不轻,扛上一段就得有人换换。有时遇到下雨,我们这个“歪脖号”可派上用场了,把上面的头摘下来往脑袋上一扣,就是一个硕大的“铜草帽”。热天可别带它,铜最吸热,往脑袋上一扣,像顶个大火盆。

  大概是1964年吧,北京市中学生运动会要在先农坛体育场召开,市教育局要师范学校联合组成一支军乐队,来为开、闭幕式演奏。北京市几所师范学校里只有我们学校和西城师范有铜管乐队,其他中学和师范都没有。这样,我们和西城师范的同学就组成了一支中学军乐队,为运动会演奏乐曲。记得当时就练习运动员进行曲、国歌,因为要练习和弦,所以就要增加练习时间。西城师范的铜管乐队水平比我们高一些,他们练习过和弦,我们平时没有练过,指挥就把和弦的谱子发给大家,让我们在下面背谱子。在练习了几次后,就和西城师范一起合练。

  北京市中学生运动会每年都是在春季召开,大概是在过了五一之后,天气已经有点儿热了。我们那天带好了吃的东西,每人还带了一支水壶。我们来到先农坛体育场,现场已经有不少观众了。这时,市体委忽然告诉我们,开幕式不需要我们吹了,我们只负责闭幕式的演奏,开幕式还是由**的军乐团来演奏。这样我们便被请上了看台,看着军乐团演奏。人家专业乐团当然吹得好啦,我们怎么能跟人家比呢。

  开幕式结束后,教育局领导让我们和军乐团的同志见面,然后请他们分别给教我们。军乐团吹小号的就来教我们吹小号的,吹黑管的就来教我们怎么吹黑管。教育局的闫局长还对军乐团的同志说:这是你们的**人啊!然后又对我们说,你们要好好像军乐团的同志学习。我们这次是第一次跟专业乐团的同志学习,他们教我们怎样用气,吸气要吸到丹田里,他还让我们用手摸摸他的肚子,果然是一口气吸得很深。他还为我们演示了一下。教我们吹低音号的是一位老队员。他已经在军乐团呆了十几年了,开始时吹黑管,后来改吹低音号。他说自己的牙都吹稀了,还让我们看了看他的牙齿,果然他的的牙缝显得很大。过了一会儿,接他们的车子来了,军乐团的同志和我们道别。我们把他们送上汽车,依依不舍地跟他们招手。

  那时,除了完成迎宾任务外,其余的时间就是为自己学校的运动会演奏。自从跟军乐团的同志接触后,我们的训练水平有了一些提高,以前从没有专业人士给我们辅导,都是师哥教师弟,学会了指法就自己练。大家似乎都没有进一步深造的愿望,因为谁都知道,我们现在的演奏水平距离进专业乐团还差得远呢,况且我们毕业后就是去小学教书,小学里又没有这些乐器,能置办起鼓号队的学校都非常少,更不用说成立铜管乐乐队了。

  我们使用的那些乐器是从专业团体那里买的淘汰乐器,所以经常要去乐器店修理,比如什么地方开裂了,或者水门阀坏了,就得到外边去焊、去修。如果只是有点儿“沙眼儿”(小孔隙),就到医务室要点胶布粘上将就着。时间长了,对付一些小毛病,自己都有办法去鼓捣鼓捣。我们这支铜管乐队,没有双簧管、没有圆号,大低音号又吹不出声,直到我们毕业后,教育局才又拨了一笔款,给学校的铜管乐队添置了一些乐器。

  国庆节前铜管乐队要集中训练,还要到其他中学去参加全区学生队伍的排练。那时的学生队伍没有统一的服装,就是要求大家穿干净一点,整齐一点。也不搞什么“方阵”。到国庆前一天,练习结束后就开始擦自己的乐器,用什么擦呢?牙粉蘸醋擦,那种味儿很不好闻。我们这两个大贝斯,平时不常用,上面的铜锈很厚,一袋牙粉都不够,擦起来很难,擦完了还要用干净水冲一下,不然醋会腐蚀铜。

  现在许多中学、甚至一些小学都有了自己的铜管乐队,无论从乐器的配置还是队员的服装,都比我们那时强上一百倍。不少家长为了让自己的孩子成为“特长生”,不惜钱财为孩子买乐器,还花钱请专业人员来辅导,一个小时大约要交一两百元。学习吹小号呀,吹横笛呀,吹单簧管呀什么的。有了一技之长,就算是“特长生”可以进重点中学。很多孩子从小就开始练习,有的孩子周六和周日都要去参加辅导,家长也要搭上半天的工夫,陪着孩子去学习。其实有的孩子也未必爱学,但为了上一所重点中学,也只要听从家长的安排。

  两相对比,我们那时的孩子们真是很幸运,当年我们虽然没有现在孩子们生活这么优越,更买不起价钱不菲的西洋乐器,但我们没有任何精神压力,我们那时在学校生活得非常愉快。那时的学生没有去考重点学校,也不觉得多么丢人。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
本站声明:翻译之家论坛上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