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2301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键盘左右键可以进行前后翻页操作
帮助

《一幅“反动的”油画》

《一幅“反动的”油画》


一幅“反动的”油画


来源:作者:孙永安



  1960年代的《中国青年》是当时青年学生最喜欢看的杂志。

  上学时,我们不少同学都订阅了《中国青年》。那个年代杂志的种类也不多,哪像现在?给年轻人办的杂志汗牛充栋,良莠杂陈。那时,适合我们看的也就是《中国青年》。半月出一期,全年24期,定价不高,作为学生,我们也能承受。《中国青年》经常刊登一些先进青年的事迹,对我们教育很大。曾报道过上山下乡知识青年邢燕子、董加耕,他们冲破传统观念,高中毕业下到农村,当个有知识的新型农民。后来这两个都成了共青团“九大”的代表。《中国青年》的封面上还刊登过他们的照片。每次杂志一到,大家就争着阅读。

  但在1964年底却发生了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件:当年第24期《中国青年》的封底上刊登了一幅《你追我赶》的油画。刚发下来时,谁也没有对这封底的油画有什么评论,没多久,在同学中就开始流传这样一种说法:那幅油画上有一条“反动标语”!这个消息简直不啻是个重磅炸弹,迅速在各班传开。惊异、不解、怀疑、愤怒,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一幅油画怎么有“反动标语”呢? 我们就急忙把24期的《中国青年》拿出来一起分析、研究。

  《你追我赶》这幅油画,以明净的天空和正在收割的黄金色的田野作为背景,一群朝气蓬勃的青年人,在美丽的田野里走着,矫健的身姿非常鲜明。年轻人身下是一片在和风中起伏摇动的芦苇花。问题就出在这片芦苇上。

  几个同学指着这片芦苇说,看,上面是不是有一条非常反动的标语。我接过杂志,仔细地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反动口号”,旁边的人便批评我:这么明显的字都看不出来?你什么眼神呀!然后指着画上的那片芦苇说:“细细看看,这不是一个‘蒋’字么?那是一个‘介字’,旁边一个‘石’和‘万’。”“‘岁字呢?’”我还是没找到最后一个字。

  “这不就是‘岁’吗!你简直是个色盲。”

  他说得不错,每次体检时,一检查眼睛的辨色能力,我就说不出上面花里胡哨的是个什么数字或什么图案,医生判定我的视力就是“色弱”,也就是辨色能力比较差,但还没到色盲的程度。如果不是同学一个字一个字地指出来,我真是看不出那片芦苇里“隐藏着”如此反动的口号。但当时还不很相信,怎么《中国青年》杂志的编辑竟没看出来呢?

  一时间,油画《你追我赶》上出现的反动口号“**万岁”的事不仅成了我们青年学生议论的中心,也通过各种渠道传遍了北京,传遍了全国。**是何等人?人民公敌呀!这个名字就是千夫所指万人憎恨的,怎么还敢喊他“万岁”?简直是混蛋透顶!

  一时间,无论是火车上,公共汽车上,大街小巷、饭店、商场还是校园课堂,人们议论纷纷,争论不休。有的单位领导还把这幅油画作为阶级斗争非常尖锐的例证,作为大毒草反面教材公开展览和引用,用以教育学生和群众。有的单位还将发表该画的《中国青年》杂志回收,邮局也停止出售了。这样就加剧了谣言的传播,引发更多的猜疑和议论。

  当时处在**气氛非常浓厚的大环境里,这种事情,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年轻人更是义愤填膺,同时也感到非常震惊:阶级斗争是多么复杂呀!阶级敌人竟敢在美术作品**写反动标语,为蒋家王朝招魂。

  发现这条“反动标语”的是哪位高人呢?谁也说不清,都是你传我,我传他,而且传播速度之快,范围之广也是空前的。是谁先传到我们学校来的?谁也没去追究,但不是我们班的同学。消息是从别的班先传来,很快就蔓延到全校。大家联系近一个时期,在思想界和文艺界出现的资产阶级思潮,就更加感到当前“阶级敌人”的猖狂以及斗争形势的严峻,同时也在深刻反省自己,作为一个**时代的青年,“**嗅觉”为什么如此的迟钝,这么反动的标语口号我们怎么没发现呢?这说明,我们头脑里阶级斗争的这根弦绷得还不够紧。起码我是检查了自己阶级斗争思想比较麻痹的问题。

  “我们应该给《中国青年》杂志**,质问这件事情!”

  “对,应该向上级领导反映!”

  后来是否有同学写了信,我就不知道了。那几天的课外时间,几乎都在议论这个问题。班主任和团委的老师也不好表态,到底这幅画里有没有反动标语,谁也没有权威的判断。

  此前不久,《人民日报》和《中国青年》杂志相继发表文章,批判电影《北国江南》和《早春二月》两部电影。但这两部电影当时都没有公演,我们谁也没看过,对《北国江南》更是陌生。我只知道《早春二月》是根据柔石的小说《二月》改编的。写的是大**失败后知识分子彷徨的一部小说,这部小说,曾受到过鲁迅的赞扬。怎么一改编成电影就有问题了呢?据说《早春二月》的演员阵容还非常强大,男主角萧涧秋由著名电影演员孙道临扮演,女主角陶岚扮演者是曾因出演《青春之歌》而走红的年轻演员谢芳。我很想看看这部电影,但报纸和杂志上只发表一些批判文章,并不组织大家去观看这两部“毒草影片”。批判《早春二月》不久,《中国青年》上又连续几期刊登批判冯定的《**主义人生观》的文章,然而这本《**主义人生观》我们也没看过。但总的感觉是,当前在思想**方面和电影文艺方面存在着激烈的斗争,这些斗争都与“争夺**人”分不开。

  把近来所发生的一系列的事件联系起来,出现反动油画《你追我赶》就不足为奇了。一切都说明:当前阶级斗争的尖锐性和复杂性。我们应该提高自己的**嗅觉,善于识别鲜花和毒草。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不知谁在《你追我赶》的画上又发现了一条更加反动的标语,有人还把这本杂志倒过来看。一片芦苇中又是一条反动标语,说实在的,我对后者的发现,颇持怀疑态度。一幅画,怎么可能同时出现那么多条反动标语呢?但我也不敢反驳人家。视力一贯“色弱”的我,既没有发现第一条反动标语,更无法识别第二第三条反动标语。社会上对《你追我赶》的传言非常之多。为了有更多的发现,有的人顺着看,有的人倒着看,有的甚至从背面对着灯光和太阳看。有的提出芦苇倒向画面左侧是“西风压倒东风,借以攻击**关于“东风压倒西风”的英明论断。还有误把稻田远处弯腰收割水稻的红衣女青年和远处大道上拉车的红马看成了是倒了的红旗……。总之,这幅《你追我赶》成了当时人们的众矢之的,千夫所指。

  这时一些同学也理智起来,开始怀疑“反动油画”的真实性了。

  时隔不久,上面就对“反动油画”平了反,并又在《中国青年》上发表了原作者李泽浩的另一幅作品。算是平息了这场风波。

  在现代人看来,这简直就是一场**闹剧。但在大讲阶级斗争的年代里,这种事情并不奇怪。以至后来在“**”中出现的“怀疑一切”,都是在那种特殊的年代里,人们已不再用正常的思维方式去看待一切事物、去思考一切问题了。即使有人持不同看法,在那个“**”的岁月里,也怕引来祸灾而缄口不语。

  油画《你追我赶》的事件虽然平息了,但一场更加可怕更大规模的风暴正在酝酿当中。捕风捉影,无中生有,造谣污蔑,无限上纲,怀疑一切,否定一切的那场“史无前例”给人们造成的伤害,《你追我赶》的作者这次算是一次小小的“尝试”,更危险的灾难还在其后。

  (2008年6月23日上午草)

  附录

  这些谣言的生产方式和传播方式在今天的青年一代看来简直是不可理解、无法思议的。但是在那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对艺术创作进行解释的话语权被那些在**风潮背后别有用心的利益集团当做了肆意操纵意识形态的工具。为了平息对油画《你追我赶》在全国盛传的**谣言,中宣部、团中央、北京市委、中国青年社各级领导十分重视,采取了各种措施,从多方面作了大量的工作。北京市委责成《北京日报》,于一九六五年四月二日重新发表油画《你追我赶》同时发了梅述的专评,对油画《你追我赶》从主题内容到艺术表现作了全面评价,并对作者作了介绍,这是以前很少见的。因《北京日报》的特殊地位和影响,全国各大报刊,尤其是谣言盛行的省市报刊,立即转发,形成在全国范围内声势浩大的辟谣**。至此,围绕油画《你追我赶》的**谣言风波暂告停息。然而事件并未就此结束。**——真正的**大风雨来了,李泽浩的艺术创作又一次沦为这场**风暴中“借刀**”的**,他本人也面临着被追捕通缉的厄运。一九六六年**开始后,《你追我赶》一画的风波又起,而且来势汹汹。因原中宣部、北京市委和团中央的领导纷纷被打成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你追我赶》一画辟谣的《北京日报》、《中国青年》杂志社的领导被**,《你追我赶》一画成了这一大批党的高层领导包庇反**画家的罪证。接连到来的是全国各地的“红卫兵”纷纷成群结队的到鲁迅美术学院,通缉和揪斗李泽浩。为了避免意外,他不得已再次化名去兰考为焦裕禄搞事迹展览,才最终躲过了这一劫难。四十三年过去了,岁月模糊了许多记忆。然而,静静地收藏在老画家工作室一角的画作,却见证了那个特定历史年代中国的文艺创新和文化进步所不得不经历的艰辛历程和苦难岁月。这一引发当年中国美术界乃至文艺界的令人震惊的奇特历史事件,其意义已远远超越了画作本身的内容创新和情感价值,在今天看来仍是值得深刻思考和跨领域挖掘的话题。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
本站声明:翻译之家论坛上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