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217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键盘左右键可以进行前后翻页操作
帮助

《雷锋与志愿者》

《雷锋与志愿者》


雷锋与志愿者



来源:作者:孙永安


  世界上的事情真是奇怪。“**”中以及**之后,我们有好一阵子不怎么提倡学习雷锋了,但在大洋彼岸的“大老美”却发神经似的学起雷锋来了。细一了解,原来他们那里的“雷锋”,就是今天我们在抗震救灾中普遍受到赞誉的上百万“志愿者”。

  一位刚到美国的同胞,曾这样描述他所见到的美国式“雷锋”——

  路过入院大厅时我发现,坐在问事台后面的是两位约七十岁出头的老太太,他们热情地同我们打招呼。我们也热情回应。心想这么大年纪还没退休,可敬。稍后,我问多尔先生他们是医院的职工吗?多尔说,“No. They are volunteers. (不是,只是志愿者.) 他俩是我的熟人。”我不太理解为什么他们叫“志愿者”,而不是说做好人好事,学雷锋或是帮忙之类的词。那时候国内几乎不用志愿者这个提法,自然在我大脑中也没有这一概念。

  用餐时我问多尔:“为何你们叫志愿者呢?”多尔说:“在美国有许多退休的老人和家庭妇女,经常自发志愿地到医院、图书馆、教会、学校等地方做没有报酬的义务工作,一般一周来一到两个半天或是两三个钟点,为社会做点事。这也是他们与社会保持联系的一种方式。过去我太太贝蒂也常去医院当志愿者,给病人带路、解答问题等。”停顿了一下,多尔先生又说,“一个老人能被人需要,能为他人做点事,这是一种快乐。”

  在美国,这种志愿者十分普遍,一个小城市突遭暴风雪,气温降至摄氏零下十几度。许多志愿者们顶风冒雪,连夜在全城搜寻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者。最终找到七八个人,并安排他们在教会等地方居住,以躲避暴风雪。还在电视上给大家提供了一个为这些人捐赠食品衣物的联系电话和地址。青年们组织一些活动也都是一些志愿者跑来为大家服务,端盘子洗碗,什么活都干,不计报酬任劳任怨。

  2008年5月的汶川大地震,全国有百余万的志愿者从四面八方赶来抗震救灾,有退伍军人、有青年学生、有个体老板、还有农民兄弟,他们自带干粮,自带工具,甚至开着大型机械,浩浩荡荡,日夜兼程赶来救援,为国人所称赞。但同为志愿者,我们的志愿者与美国的志愿者还略有不同。我们此次抗震救灾的志愿者,多出自对自己受难同胞的深切同情,是一种“义举”,美国的志愿者活动是经常性的、普遍性的、且带有一定宗教性的行为。我们今天的志愿者和当年做好事学雷锋也有很大的不同。

  1963年“向雷锋同志学习”,是让人们学习雷锋的那种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螺丝钉”的精神,党叫干啥就干啥。是让人当一个“工具”,一个驯服工具。做了好事受到表扬或奖励,可以入团入党。另外,雷锋的“钉子精神”不需要有自己**的思考,只要听话,党叫干啥就干啥,没有任何宗教色彩。

  我们这里不妨引几段雷锋说过的话:

  “我愿做高山岩石之松,不做湖岸河旁之柳。我愿在暴风雨中艰苦的斗争中锻炼自己,不愿在平平静静的日子里度过自己的一生。”“一滴水只有放进大海里才永远不会干涸,一个人只有当他把自己和集体事业融合在一起的时候才能最有力量。”“一朵鲜花打扮不出美丽的春天,一个人先进总是单同文译馆屏蔽匹马,众人先进才能移山填海。”“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可是,为人民服务是无限的,我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为人民服务之中去。”雷锋的这些话,反映了他的人生观和价值取向,与当今抗震救灾的志愿者们有所不同,与美国形形色色种类繁多的志愿者更不搭界。

  我们还是先回到45年前,去了解一下那个时代的人们是怎样学习雷锋的吧。

  对雷锋事迹的宣传有人总以为是毛主席在1963年3月5日“向雷锋同志学习”的题词发表后才开始的,其实,雷锋先进的事迹早在他牺牲前就已经在部队范围传扬了,在他牺牲后,《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中国青年报》就陆续把雷锋的事迹和他的日记发表了。我们就是在那年的2月,从广播中听到雷锋同志的英雄事迹和他的日记摘抄的。我曾在日记中这样写道:“雷锋**的日记正是他一生的记录,他的日记,记得那么有意义,语言中充满了对**事业的坚定信念”(见1963年2月14日的日记)开始学习时,基本还是“纸上谈兵”,读雷锋的一段事迹或日记,然后对照自己找差距。随着学习的不断深入,渐渐从“思想务虚”到了“实际**”。比如主动给老人和抱小孩的让座位,帮人家指路,义务到公共场所服务等等,其实,在此之前我们也常会这么做,只是没有在做这些“好事”前,冠以“学雷锋”的名目。

  记得我们有组织地“学雷锋”,是到汽车站帮助维持秩序,我们在永定门的25路车和17路车站上“服务”。每个车站一个人,有点儿像现在一早一晚在车站上,带着红袖章举着小旗儿的专门维持秩序者,区别在于:我们没有任何标志,完全是尽义务。

  臂上没有“红袖章”的我们,站在汽车站上,像是等车,又不是在等车,还要喊着“大家不要拥挤,按次序上车!”由于等车的人多,维持秩序的人只有我这样一介书生,站在那么多急着上车的人中间,实在势单力薄。售票员也在车下,把拥堵在前门的乘客,用力地往里塞,我也上前帮忙,却被他喊开了:别伸手!我估计是他怕车门猛地一关,把我的手给夹住,但他的态度很生硬,有点儿让人难以接受。前门关上了,售票员又跑到后车门,再往里推人,用身子**往上挤,半个身子还在车门外就向司机喊:“关!——走咧!”,汽车开出20多米车门“咣”地一声才关上。一些长相也很凶的人,见汽车来了就**往前挤,我只好用语言劝阻,不敢去惹他,生怕被他辱骂乃至拳脚相加。高峰时间过去了,车站上人少了许多,我们接到“撤退”的命令,我便如释重负地离开了车站。第一次的学雷锋,我并没有体验到“为人民服务”的快乐。

  还有一次集体“学雷锋”活动,是安排在大年初一,去永定门火车站清扫卫生。这次活动,从心里说,我是不乐意去的,因为母亲身体有病,平时自己也很少陪母亲,这天又是传统的新春佳节。但这是团支部组织的活动,大家都得参加,我怎么可以不去呢?可能我是学习了毛主席的《反对**主义》之类的文章,或许是自己对照了雷锋同志的事迹以后,思想发生了变化,克服了“私心杂念”,才毅然去了车站。那天我在日记里这样写道:

  2月2日   星期二  晴

  早晨6点我们便起身,7点多动身往永定门火车站服务。车站负责人先让我们去擦候车室里的大长条椅子,那些长椅子,非常结实,移动起来也很费劲,因为坐的人多,又没有人保洁,上面很脏,好不容易才见到了本色。擦完椅子又去擦候车大厅的墙壁。大厅的墙壁很脏,上面还有鼻涕和痰迹,我们都要给擦干净。经过两个多小时,才让好久没有擦拭的墙壁,恢复了它的本色。擦候车大厅的地面,可是费老力气了。粘乎胡的地面遇到水都粘鞋底。我们一遍一遍地擦。一遍一遍地涮墩布,总算把地面擦干净了。然后是打扫站前广场。我第一次使用清洁工用的铁簸箕,工人告诉我要把接触垃圾的那一面朝外,但我总是反着背。

  因为是大年初一,旅客们很少,按中国人的习惯,一般都是在年三十之前就都回家团圆了,很少有初一早晨才回家的。因此无论是候车大厅,还是广场人都非常稀少。从上午到下午,我们干了六个小时,大家都十分愉快,但也有些人不愉快,因为这是大年初一,大年初一就出来劳动,未免有些不大相当……”

  说心里话,尽管我是在说“有些人不愉快”,其实自己心里也觉得这个所谓的“**化春节”过得太“**”了。

  集体学雷锋活动我们还搞了不少次,个人学雷锋的事迹也有,学校还收到外边对我们同学的表扬信。但像雷锋那样把自己攒的钱捐给灾区的事情,我们没做过,因为我们还是学生,自己没有生活来源,即使有一定生活来源的,因为他们的收入比较微薄,也很少往外捐献的。哪像这次汶川的抗震救灾,一捐就是几百、几千、几万、甚至上千万、上亿!改革开放三十年,真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好处,人们有了钱,自费支援灾区。1960年代的中国百姓,家家都不太富裕,学雷锋也就是做点好事,给人帮个小忙而已。在学校里学雷锋,也无非是女生帮男生拆洗被子呀,帮助实验室打扫卫生,去食堂干些什么活呀之类。我们都住学校,也少有机会去为不认识路的外地大**寻找亲人。

  我记得曾自觉地为一个小理发店打扫过一次地面。那天大概是“五一”前夕,我去学校附近的一家理发店理发,因为人很多,理发员忙不过来,地上尽是剪下来的碎头发,连理发员的鞋上都沾满了碎头发,我就学了一次雷锋,拿起扫帚把地上的头发茬子打扫干净。这个“学雷锋”**确也让在场的群众颇为感动。我心里也十分高兴。这件事,我只写在自己的日记里,没对任何人谈及。虽然也希望有人知道此事,但这实在是件不值得一提的小事,跟人家的“学雷锋”事迹相比,简直不屑一提。然而,能引起“轰动效应”的好人好事,我总没有幸运获得这样的机会,于是我也就一直没有因“学雷锋做好事”而出名。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
本站声明:翻译之家论坛上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