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250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键盘左右键可以进行前后翻页操作
帮助

《性的萌动》

《性的萌动》


性的萌动


来源:作者:孙永安



  我的日记本里有一张题为“扇子操”的照片(如图),对当年正处在青春期的我,可谓是一次“性的萌动”。

  照片没有作者,但拍摄技术不错。背景是一块草坪,远处一片树林。跳舞的那位体操姑娘,体形很美,即使用现代苛刻的标准“三围”衡量,我看也是合格的。摄影师在运动员跳起的那一刹那,按下了快门。于是那件短裙的一角被风掀了起来,露出了这个女子的**。但那地方比较暗,也看不很清楚,即便如此,却给正处于青春期的我一个想入非非的空间。

  这张照片,让现在人看来,根本算不上什么。身穿“比基尼”的性感女郎的广告充斥着街头、半裸体的照片大大方方地印在服装杂志的封面上、服装店里女性内衣、**以及各式各样的**罩陈列柜前,还有大幅彩色的人体照片。现在有多少男人在这些性感照片前不错眼珠地看?没有了——因为太多、太普遍,男人们的视觉神经似乎已经变得麻木了。再加上网络上那些“吸引男人眼球”的所谓“艳照”,以及在暗处兜售的**影碟,让许多人都“大饱眼福”。青少年们对性知识的了解,不知要比前一辈人多多少!似我所见的这张照片,竟能引起性心理上的变化?简直是笑话,百分之百的“土老冒儿”,还“性萌动”呢,连“农民工”水平都不如!

  的确,现在看来真有点儿“少见多怪”。然而,那是什么年代?是“**思想第一”的年代,是学习雷锋的年代,是树立**主义理想做****人的年代!在那样火红的年代里,思想里产生这种资产阶级肮脏的“性萌动”,是多么的羞耻,多么的无聊!

  尽管知道这很无聊,但时而还忍不住翻开日记本看上一两眼。怎么看也还是那个样子,看,也是自己偷偷地看,不敢当着别人面看。似露非露也许更有**力,完全的暴露反而不会引起更多的生理反应。

  对女性身体的好奇,应该说比这还要早一些。我第一次见到女人体,是在位于北京站附近的老“徐悲鸿纪念馆”。那里曾是徐悲鸿先生的故居。那时我很喜欢画画,到徐悲鸿纪念馆去看画,第一次见到了徐悲鸿的人体素描。当时仿佛心跳加快了,赶快离开,好在馆内人很少,于是又看了看。女人体原来是那么美!后来因为要建北京站,徐悲鸿纪念馆也随之搬迁。后来在王府井大街的“北京画店”里看到了一本《艺用人体解剖》,里面出现了一个全裸的正面女人体照片,翻开看了看,便赶紧合上,怕被人看见了难堪。

  上了师范学校以后,开始教我们美术的是胡老师,长得很瘦,非常注重素描,那时我对美术已经不再感兴趣了,画画的成绩也很一般。但胡老师很看中我的相貌,非要我作个“人像模特儿”,摆一个坐着拉手风琴的姿势。我让她画了两个下午。她是用水彩来表现的,那张人像画得真不错。

  “大家注意看他的五官,鼻子有点高,眼窝比较深。仔细看看,他的眼珠是黑色的吗?不是,是棕色的。他的头发长得很好看,有点儿卷是不是?”胡老师一边欣赏着她的“艺术作品”,一边对美术小组的同学说。引得一些女生也来研究我的眼睛鼻子和头发。

  1960年代的学生服装以蓝和白两种颜色为主。男孩子穿花衬衫,那一定非“流氓”即“阿飞”。女生的服装样式稍微新一点儿,就会被指责“追求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谁也没有比较“露”或“透”的衣服,裙子也都是长裙。电影里凡身穿旗袍的女人,如果不是党的“地下工作者”,那一定是**的官太太——反正不是好人。

  女生宿舍是禁止男生进入的,但偶尔也有机会让我们“参观”——那是全校卫生大评比时,学校评出了几个“模范宿舍”,男生和女生宿舍都有。大家到这几个“模范宿舍”去参观学习。这样我们男生才特许进入女生的宿舍。

  一进女生宿舍,真是干净,不但没有我们男生宿舍臭球鞋臭袜子的气味儿,还有一种特殊的气味儿,也不是香水——说不出是什么味儿。那时也没有人使用这些“资产阶级”的化妆品,最高级的无非就是雪花膏之类。男生也不敢四处乱看,女生早把不该让我们看的**、**罩之类的东西都收起来了。参观结束,也就出来了。心理上的些许“神秘感”随之消失——好像也没有什么,就是干净而已。

  我们男生的“模范宿舍”比不上女生,尽管已经是很干净了,但还是感觉跟人家女生有差距。首先是室内的空气不好,只是没有了难闻的臭气,但空气也并不清新,尽管窗子是打开着的。被子都要把被里朝外,叠成方方正正的“豆腐块”。一律白色,煞是齐整。可是也有的被子不是很干净,不过也没发现因为“跑电”而弄脏的污点。即使有,也很少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在男生中,还是有比较“成熟”的,在宿舍人少的时候,也会谈一些“老爷们儿”的秘闻。比如有的说,睡觉时不注意小便被两腿夹紧时,会变大发硬(即**勃起);还有人说,洗澡时,用手搓小便处也会这样。当然谈论这些事情的时候,一般都是在班干部不在场的情况下,几个男生一起谈论。但谁也不明白是怎么会事。“手**”呀“**”呀,这些词听都没听说过。

  我估计对女性身体的好奇,绝不是我一个,许多男生都有,只是很少谈论罢了。按说我们作为师范生,应该多给我们进行一些生理知识方面的教育,学校老师也讲过一些相关的知识,比如人体各种器官的功能等等,但讲到生殖器部分,就把男女生分开,各讲各的了。老师讲得非常简单,只讲了讲“精子”和“卵子”结合,在子宫里形成胚胎,开始像条鱼,过几个月就像婴儿了。老师也不讲青春期我们应该注意些什么。给女生讲得就多一些,但多到什么程度,我们不得而知。

  除了生理卫生课之外,学校还经常单独把女生**起来开会,内容当然都和女性有关,不然,为什么还单独给女生开会?每逢学校给女生开会,男生们就“**”了,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因为班里一多半的干部都是女生,她们开会去了,我们还不**!或在操场上打打篮球,或回宿舍看看书,也不去打听校领导给女生讲些什么。

  但那年全校举行体操比赛,对我确实是一次很强烈的刺激。

  大概是体操比赛的那天中午吧,运动员们都在教室里等候,我没有比赛任务,想回教室取东西,一推门,我一下子惊呆了,班上的女运动员穿着比较“暴露”的体操服在教室里整理着服装。我第一次见女生穿得这么暴露,体操服紧紧地包着她们的身体,双臂和双腿都露着,女性的体形美展现在自己眼前。尤是平时谁也看不到的大腿,更是夺人目光。和我一起进入教室的另一个男生,他的目光一直在盯在女生们裸露的白腿上。如果是不熟悉的异性,对她们的身体,似乎还不会引起更多的注意,也不会有什么异样的感觉;眼前的是我们朝夕相处的同班同学,彼此又那么熟悉,见了这种场面,双方都感到非常的不自然——那是一种本能的生理反应。别看我可以独自一人欣赏那幅摄影照片,却不敢正视裸露着大腿的她们。我不敢再多停留了,急忙取了东西出去。另一个男生在我出来后才出来,然后女生们就从里边给教室的门插上了。

  那么近距离地观察到女性身体,我还是第一次。但比赛时大家都在看,也就不再有那种感觉了。

  第二次是全班一起去陶然亭游泳池游泳,这次该是男生感到难堪了,只穿一条三角游泳裤的我们,在熟悉的女性面前,颇感不自然。下面突出的部分也许会招来一些女生的目光——这目光是比较隐蔽的,但我们似乎可以感觉出来。尤其当大家都从游泳池里出来**时的一刻,一个个水淋淋的,身体的各个部位都紧紧地贴在身上。那只是瞬间的感觉,男生们好像生怕自己当众出丑,一解散,马上就去换衣服了。在**室,有的男生就开起了玩笑:瞧嗨,谁谁的硬得都快露出来了,然后那个同学马上反击:你的才硬了呢!反驳者的话里,是否还加上了男生的口头语“你丫的”,我就记不清了。总之大家当时是一阵非常放肆的狂笑。

  这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十年,现在的高中甚至初中的学生,比我们那时可“开放”多了,大学就更甭提了。大家都知道安全套的使用方法,谁还搞什么“启蒙”?中国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了,我们的物质生活真是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腰包”也都鼓鼓的。钱多了,“温饱”早已不成问题,于是“思”的内容也就五花八门,其中当然会有“**欲”在内。我们的教育者似乎有点跟不上这发展变化的时代,面对这些“无所不知”的孩子们,老师和家长都感到很无奈。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儿,早已经被当今的少男少女们了解得一清二楚了,我们该怎样开展性教育?我们该什么时候就开始对孩子进行性教育?让他们正确对待生理上的变化,顺利度过“萌动期”,引导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树立远大志向。让我们的下一代,都觉得人人都有个奋斗方向。年轻人必须有个理想,让理想充实他们的精神世界。只要精神不空虚,那点儿“**欲”的东西,就不会在他们体内发酵、膨胀,误入歧途。

  现在,我们不再避讳谈论“性”了。有一阵子还把谈论“性”当成一种时髦的话题。也真是有意思,我们似乎什么都爱走极端。有时“开放”得几乎令人瞠目结舌,有时又压制得让人匪夷所思。我不知道这是否也是我们中国的另一种“特色”,但愿不是。

  (2008年6月16日上午草)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
本站声明:翻译之家论坛上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