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2224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键盘左右键可以进行前后翻页操作
帮助

《语文与作文》

《语文与作文》


语文与作文


来源:作者:孙永安




  我对语文课的喜好,是从初中二年级开始的。

  初二时我们的语文老师叫赵润龄,教初三的语文老师叫王金钟。赵老师和王老师都教得不错,都有很好的文学功底,学生们也都很佩服这两位老师。当然班上总有一些调皮捣蛋的学生,上课不听讲,成绩也差,老师很不喜欢他们。我们几个喜欢听语文课,老师对我们也就格外关照。这两位老师可以说是我文学上的启蒙。我和几个志趣相同的同学也经常到老师家去,跟老师聊天,谈的都是中外文学,在和老师聊天当中,我们学到了不少课上学不到的知识。赵老师对外国文学比较推崇;王老师则比较重视“国学”;赵老师喜欢摄影,王老师喜爱京剧。赵老师和王老师的书法都不错,赵老师写得一手非常好的行体小楷,王老师喜欢宋徽宗的瘦金书。及至我上了师范学校,星期日或假期还去这两位老师家玩。

  上了师范,我们不仅要学习语文,还要学习其他方面的知识,如语文基础知识、教学教法还有音乐美术和体育,语文的地位也很重要,但并不居“首席”了。1962年以后,**思想提到了主位。阶级斗争的口号提得很高,课文的**内容也多了起来。五四时期的那些作家,除了鲁迅的小说,还学过叶圣陶的《夜》和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其他的似乎就没有了。课文中多是解放后一些作家的作品,如赵树理的短篇小说《套不住的手》、冰心的《樱花赞》、杨沫的《青春之歌》节选《在狱中》等等。一些很好的文言文,或“教育意义”不强的,不是未被选入课本就是不讲,讲的多是跟**有关的议论文:《别了,司徒雷登》、《友谊还是侵略》、《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以及鲁迅的杂文等,语文课跟**课似乎没什么区别。不爱听,干什么呢?就在课本上画插图,记得我给《琵琶行》、《在狱中》和《夜》等课文都在课本上画过“插图”,好在未被老师发现。

  1964年上半年,教育界开始进行教学改革,提倡“启发式”废止“注入式”。但怎么改呢?校长为了推动教改,便亲自上课,实践一下“尝尝梨子的滋味”。校长选上了我们班,给我们讲马克•吐温的《竞选州长》。这对我们可以说是一种殊荣。

  校长好像是要在我们班“蹲点”,不仅给我们上课,有时还批改我们的作文。有一天晚上校长到我们班来批改作文。我写的是内容是《春天》,说实在的,这篇作文我没有认真写,字迹也很潦草,校长没给批改,且严厉地说:“这样潦草的作文我不看!你再重新写一篇来。”然后又批评道:“字迹这样潦草,涂涂抹抹是不行的。师范生的作文要达到一个相当的水平。”其实我的字是可以写得很工整很美观的——因为我有毛笔字的基础,而且跟赵老师学习过他的小楷,应该非常漂亮。但我那时的心绪不佳,对语文已没有了太多的兴趣,作业写得也比较草率,只是看自己喜欢的书。

  我的作文当然能写好,只是不想写,题目不合我的意,就随便应付。当然也有写得很不错的,印象比较深的是刚到师范时写的第一篇作文,那次是“**命题”我写的题目是《雨游香山散记》。

  老师批阅后,在后面写下了如下的批语:“你掌握的词汇比较丰富,语句流畅,优美的感情渗透在字里行间,描绘细致生动,很好。”

  我的作文得到了老师的表扬,许多同学把我的作文拿去看,一时间,似有“名声显赫”之嫌,有羡慕也有妒忌。我座位前面的一个女生,对我的作文很是喜欢,每次作文本一发下来,她先抢去看。每次我的作文写好后她也是第一个“读者”。

  一次,老师出了个作文题目写《一个电影故事》,我对这个题目很反感,但又不能不写,于是就写了“《一个电影故事》的故事”。为了炫耀自己的“才气”,我写完后主动给她看,她看完就笑了,说,就这么交呀?我说,啊,就这样交。她说:我看你还是别交的好。我没有听她的劝告,课代表又在催着交作文,我把这篇文章抄录在自己的日记本上,然后就交了。这篇作文是这样写的——

  我的父亲曾给我讲过一个故事,说他小时候上私塾时,先生很喜欢画竹子,他也让学生画竹子,有个学生只画了个砚台和一块墨。先生问他:“你为何不画竹子呢?”学生说:“我不常看竹子,对墨和砚台很熟悉,因此就画墨和砚台了。”

  我问:“后来怎样了呢?”

  “怎样?还不是挨了竹板。”

  之后,我想,这也难怪学生,人之所好,难以雷同。那个学生是不是存心在和老师作对呢?恐怕不敢。只是对竹子不熟悉而已。

  现在这类事情很少,但也不是没有。有位老师让大家写篇作文,内容是描写一场足球赛。有个学生只写了几个字就交卷了,老师一看,上面写着这样一句话:“因雨未比赛”。这个小故事虽然可笑,却有些意思。老师的意图是叫学生练习记叙文,其结果事与愿违,不但没有练好作文,反而耗费了时间,毫无收效,老师的心血也白花了。

  写到这,我看了看题目,方知“走题了。

  作文发下来时,老师把我找了去说:“你这篇作文最后说自己‘走题了’我看没走题,你是讽刺老师出题不当,是吧?”

  我自作聪明的小把戏被老师一语道破,弄得自己无地自容,只好再重新写一篇。回到教室,女同学问我:“怎么样了?”

  我说:“能怎么样,重新写呗。”她有点儿幸灾乐祸地笑了:“哼,我说什么来着?”

  写吧。我老老实实地又写了一篇很平常的作文,才算交差。

  等到我做了老师,在教学生写作文之前,自己先写一写,自己写写,就会发现一些问题,然后再给学生讲,在写这篇作文时应该注意些什么。我一直这样认为,中学老师应该练习写文章,如果自己的文章都写不好,又怎么去教学生呢?现在关于怎样写好作文的书籍非常多,其中不乏有许多写作文的“妙招儿”,是否有用,那就难说了。我在当老师时,从不主张让学生去买这些书。我们现在的学生高中都毕业了,连个请假条都写不好,这不能说跟老师没责任吧?

  (2008年6月4日星期三上午)

最后编辑hanxiaoxiao 最后编辑于 2011-08-24 10:21:59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
本站声明:翻译之家论坛上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