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2306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键盘左右键可以进行前后翻页操作
帮助

《为任弼时同志扫墓》

《为任弼时同志扫墓》


为任弼时同志扫墓


来源:作者:孙永安



  听说要去八宝山**公墓为任弼时同志扫墓,大家都很高兴,因为这既是一次“**教育”,也算是一次“春游”。以往的春游都是去公园或游览胜地,这次的“春游”增加了**色彩,只是许多同学对任弼时同志的事迹还不甚了解。

  任弼时同志是我们党的主要领导人,解放战争时期称作“五大**”的人物中,任弼时就是其中之一。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同“五大**”一词的渐渐淡出,任弼时的名字,也就很少被人们提及。任弼时同志逝世得又比较早,新中国成立不久他就因病去世了。那时我们都还比较小,对任弼时没有什么印象。当时出过一本任弼时同志的纪念册,里面有任弼时逝世时的新闻照片,任弼时同志的葬礼十分隆重,**和**都亲自扶灵送葬,他的灵柩用炮车拉着前往京西的八宝山安葬。但我们同学中见过这本纪念册的人也很少,有的甚至都没听说过。

  扫墓前,学校团委要求大家搜集任弼时同志的光辉业绩,可是上哪儿去找这些材料呢?图书馆里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那本纪念册,关于任弼时同志的事迹的回忆文章更是稀少。1960年代主要宣传的是**,尤其是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演出,从始至终都在突出**作为人民大救星领袖地位,形成众星捧月一人独尊的局面。任弼时在人们的记忆中淡化,也是很自然的事。

  幸好,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搜集到了一点儿任弼时同志的光辉业绩。还找到任弼时同志的一幅照片,脸胖胖的,戴着眼镜,留着小胡子,笑咪咪的样子。看了这些材料大家才知道任弼时同志一直就非常关心青年工作,是中国共青团的创始人之一。他一直非常关心新**主义青年团(即现在的共青团)大概是在给青年团作报告时突发脑溢血,然后不久就逝世了。至于任弼时同志在解放战争中如何辅佐**指挥“三大战役”,以及他在建立新中国的许多业绩,我们就不甚了解了。

  比较全面地了解任弼时同志的**业绩、以及他对**的忠诚和爽直的性格,是最近十多年里,在一些回忆文章和影视节目上看到的。也就是说,任弼时同志逝世五十多年后的现在,我们才对这位“五大**”之一的任弼时的一生,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

  为了搞好这次重大的“团日”活动,早在两周前我们就开始着手准备了,一是让广大团员和“入团积极分子”学习任弼时同志的**事迹,因为材料比较少,大家对任弼时同志的认识还很肤浅,这项任务很像是“走过场”;二是要各班制作花圈,学校的花圈由各班抽出一些女生帮助做。花圈的式样各异,一般都是用红色、蓝色和白色的纸花制作的,各班的花圈做得都非常认真。再有就是让铜管乐队在扫墓时奏哀乐,但哀乐的乐谱实在难找,于是就用少先队员唱的《扫墓歌》代替。

  4月2日清早,学校租用了十多辆非常齐整的“斯克达”绿色大轿车,一字排列在25路汽车行驶的蒲黄榆路上,非常有排场。我们排着队伍抬着花圈上了车,经长安街一直向西驶去。

  汽车一过木樨地,就显得比较荒凉了。那时还没有把马路展宽,西行的路与东行的路分成两条,中间是所谓“绿化带”相隔得有五十多米。那路虽然也是柏油路,但无法和宽阔的长安街相比。当时只有军事博物馆和西南边的海军司令部比较突出,鹤立鸡群似的矗立在郊野中。当年的“军博”真是雄伟,尤其是顶上的“八一军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从公主坟往西就没有什么大的建筑了,路两旁的杨树像是刚栽上不久。再往西到了五棵松,路两边就更加荒凉。那五棵高高的松树,像开会似的,聚拢在一起,地名也由此而立。这五棵松究竟多少年了,无从考证,但看那粗壮的树干,估计有百年的树龄。但不幸的是,这五位“老者”,在修建一号线地铁时因保护不善而枯死。现在的五棵松,是后来补上的——此之五棵松非彼之五棵松也。

  沿途虽然没有什么风景可看,但毕竟也带有点儿“春游”的成分,大家的兴致很高,一路上歌声不断。

  到了八宝山**公墓,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了。两个水泥柱大门似乎把内外分成两个不同的世界。忽然我想起杜甫《蜀相》诗中“锦官城外柏森森”的句子。但用“森森”毕竟不好,还是用肃穆来形容比较稳妥些。

  似乎是为了不要惊动安睡在这里的**先烈,我们都放轻了脚步,只有在队伍稍微一停时,才能听到鞋子与地面细碎的摩擦声。前面有人领路,我们来到一个小山坡上,远远就看到了任弼时同志的墓。排好队伍,每个班前面都抬着一个自己制作的花圈。团委的一位老师担任司仪:

  “向**先辈敬献花圈!”

  这时,学校的铜管乐队奏起了《扫墓歌》,随着乐曲,一个个花圈抬了上来,郑重地放在墓碑的两侧。

  “默哀三分钟!”

  全体师生向任弼时墓默哀。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这绝对是一种夸张,几百人没有一声咳嗽倒是真实的。时间仿佛凝固了,三分钟的时间显得很长。终于一声:“默哀毕”大家的头又抬了起来。气氛非常严肃,偶尔有鸟飞过,能听到翅膀扑楞的声音。

  给任弼时同志扫完墓,我们又看了其他的一些墓碑,有****的墓,还有一些**人士的墓。

  写这篇文章时,我还找到了当年扫墓时的日记,日记里记录着当时我们在任弼时墓前宣誓的誓词:

  “安息吧,先烈!你们用热血染红了国旗,你们用生命闯下了江山!放心吧,先烈,我们——继往开来,代代**!

  “我们是**的青年,我们是党的驯服工具。只要**需要,只要党在召唤,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们也心甘情愿,勇往直前!我们一定努力学习毛主席著作,彻底改造自己的思想,刻苦读书,积极参加劳动锻炼,力争又红又专。

  “放心吧先烈,祖国的青山不老,红旗的颜色不变!我们,红色的**人,乘着浩荡的东风,朝着**主义奋勇向前!”

  作为一个历史的存留,誓词的内容打下了那个时代里鲜明的烙印。

  在今天的年轻人看来,誓词似乎幼稚得可笑,但的确反映了那时青年人的心理状态。那时的年轻人,心里装的可不就是这些:继承先烈遗志,听从党的召唤,为**“上刀山下火海”心甘情愿,让我们的红色江山永不变色……如是而已。

  在那个时代的 人生“词典”里,根本没有所谓“个人”的位置。在那个时代,做一个“**青年”是每一个人的追求,听党的话,做党的“驯服工具”是对要求进步青年必备条件。既然是“驯服工具”,就不需要有什么思考。那时的人们对**以外发生的事情是一片“盲区”,我们根本不知道外边的世界都发生了什么,所谓还没解放的“三分之二”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们一无所知。我们只有一个遗憾:没有赶上战争时代,要是早生十几年能参加解放军该多好,像董存瑞、刘胡兰一样和敌人斗争;我们最崇拜英雄模范,而和平时期又怎么当董存瑞那样的**英雄呢?于是毛主席就让我们向雷锋同志学习;我们也只有一个信念,就是跟着党,跟着毛主席,做“又红又专”的****人。“又红又专”其实只要“红”就足够了,“专”只是一种“辅料”一种添加剂,抑或一种修饰。专到什么程度?专大发了就成“只专不红”了,那还了得!

  这种造就“无产阶级**事业**人”的方式,对领袖的盲目崇拜无限景仰,在一年以后的“**”中像核裂变一样显出了威力,红卫兵运动对传统的中国文明的恣意破坏,人性的扭曲、人格尊严的践踏,达到了登峰造极!

  我们心目中备受尊敬的校长和老师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就是在下面恭恭敬敬站立着的这些青年,一年后就成了挥舞着棍棒打向他们的“红卫兵小将”!何以为人师表!!

  幸哉!尊敬的任弼时同志,幸而碑文上刻有毛主席老人家的题字,那流畅潇洒的字体,无疑就是一道神符。回首不远的**墓,**时不是遭到了毁坏么?寿短无福消受,不无遗憾,或许还是个福分呢。

  幸哉!尊敬的任弼时同志。

  (2008年5月3日星期六上午)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
本站声明:翻译之家论坛上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