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文译馆
同文翻译
当前位置:主页> MTI> 在国外读翻译学硕士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在国外读翻译学硕士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时间:2017/5/19 来源:搜狐教育 浏览次数:334
 
  1.在许多人看来,能够进入北外高翻学习翻译就已经很好了,你为什么要去蒙特雷(MIIS)把翻译重新学一遍呢?

  记得在蒙特雷高翻学院(MIIS)的第一节课,院长鲍川运老师这样问过我;在联合国总部语言项目实习(UN Language Internship)的时候,口译组长林华老师这样问过我;这次,我北外高翻的老同学也这样问。是的,如果将“再学一遍、又学一遍、重学一遍”与简单的重复划等号的话,那么“重”字有何意义?每一个读过高翻的同学都知道,“高翻”的日子,每一天都是充实的,硕果累累,也会“伤痕累累”——成就感与挫败感的相互交织,探索新知与枯燥练习的不尽轮回,一味追求完美和总会抱憾失落的起起伏伏。“想”回高翻学习,但不会“真”回高翻学习。不过,我在MIIS见到了一些“同路相连”的人,他们当中有中国部委的专职高翻,有欧盟、联合国的资深译员,也有工作几年后继续充电的会场达人......其实这并不奇怪,因为我们将重点放在了“新学一遍”上。

  学习的意义不在于只字片语,也不只是翻译技巧,而在于内力的积累,获得厚积薄发、游刃有余的实力。当会议开始,大多数的国内翻译都以“Let’s start”的时候,我有了另一种选择“Let’s get started”。当讲者谈到在金融危机肆虐时“Many large banks made mistakes ”,一般的双语听众或许先想到“许多大型银行犯错”,而我处理成了“许多大型银行马失前蹄,栽了跟头”。如果努力地让翻译褪去翻译的外壳,让语言的自然流露变成双语转换的代名词,那么我的“闭关修炼”就不再是“重学”。再回到上面那个问题上,我认为“新学一遍”的“新”字就被赋予了更多的价值,“书读百遍、其意自见”就是这个道理吧。

  当然,选择再回到学校学习,我经历了两个阶段的思考。第一,“To be or not to be ”的问题,其实就是扪心自问,愿不愿意一直吃“翻译”这碗饭的问题。实际上,从北外高翻毕业,许多同学能够有很不错的起点。想从事翻译的就到部委、国企或学校供职,或者干脆做自由译者。另外,也不乏华丽转型的同学,有事业有成的银行家,针砭时弊的媒体人,干练果敢的企业家等。但当一名译员,甚至想一直从事翻译,那就注定在翻译方面要不断地学习,终身学习,并找到自己的niche market。这也就到了下一个阶段,即“how to be one of a kind”。当你在国内会场上,听到许多英译汉的译员能够做到字字如矶、滴水不漏,而汉译英捉襟见肘、有失水准的时候,你可能会明白我的初衷,得去充充电了。但这并不是说到国外读一个翻译学位就万事大吉,而是语言环境会给你一些启迪和新的思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同时,如何忘掉“北外系统”的训练,从新接受一套新东西,也不是一件易事。Old dog has to learn new tricks.

  2.你觉得在蒙特雷的学习与在北外高翻有何不同?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MIIS和北外高翻最大的不同

  ——different vibes

  给你举两个场景:

  场景一:冬日的北京,似乎北外校园内的猫儿们都懒得在院子里,觅不见踪迹。周日晚上九点三十分,高翻自习室灯火通明。教室走廊外排满了水壶。从资料室翻录的练习带碰的一声转到了尽头,我摘下耳机,舒了口气,新开用的口译笔记本就剩下了几页。我抬起头,看看周围几乎没有空座的练习箱,耳中传来一串串熟悉而又陌生声音。熟悉,因为都是一起学习生活的同学当然熟悉;而陌生,因为大家进入专业的工作状态,再熟悉的声音也变得有些陌生。前排二年级同传班的学姐长久锤炼出地出神入化的技巧完全感染了我这个在场的听众,沉稳流畅、清晰悦耳、层次清楚、用词地道(她毕业时考入了商务部外事司)。这时,我的同班同学突然拍了我一下肩膀。“嗨,今天的练习练得怎样了?”我们俩对了一下口译笔记,会心地笑了笑。那个同学随后回到座位,戴上了耳机。而我转过身,把磁带又倒到了开始的位置,头掩在口译箱中,play……

  场景二:初夏的蒙特雷,却像往常一样令MIIS校园弥漫着丝丝恬静,街上稀疏的人影。周六上午九点三十分。校园的大阶梯教室座无虚席,门口走廊人头攒动。口译箱中有中、法、德、西、日、韩的口译学生。而讲坛上,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用韩语悉数着国际的风云变幻。我头上的耳机虚掩着,手中的笔记像是在记录着不规则的“摩斯密码”,停停记记。实际上,我在监听中文组的口译员。当精彩的译文透过耳机时,我不禁回头,向译员箱的同学竖起大拇指,以作鼓励;当遇到晦涩难懂的译文或出现疏漏时,我毫不马虎地记录了下来。当转到法语台时,我察觉耳机中的声音有些发闷,甚至有喘息声,于是我写下纸条Vous êtes trop près du microphone! (离话筒太近了),传到了口译箱中。当看到纸条,那个法语译员熟练地调整了话筒的位置。这周,作为口译实践课(Interpretation Practicum)的Chief Interpreter,我虽然不需要在译员箱中工作,可是会前安排联络讲者译员、会中监听与协调、会后收集分析听众反馈等,让我每分每秒都融入到翻译流程的管理中,和译员们共同进退。当讲者话筒的红灯灭掉的时候,最后一位译员将接力(Relay)的译文透过现场直播到世界各地的时候,我摘下耳机,done…

  最大的收获:两种不同的学习氛围,不同的体验,不同的视角。尽情地让各种“不同”融合、碰撞;无论你是欣然接受、是断然反对、是默许不语,是有所保留,哪怕只是旁观,也会有所启发,让自己变得更睿智、从容、丰富。

  3.你认为进入蒙特雷对职业发展会有何帮助吗?

  如果单纯就口译而言,国内口译专业的高校有历史和地域的优势,高翻校友多,网络大,对新译员而言,更容易打开局面。而在蒙特雷,教师中有AIIC现任成员、有英语为母语的教师。蒙特雷让我结交了许多其他语种的翻译系学生,相互切磋,学会如何与不同语种的译员合作。我想,北外现在做复语同传教学,也会让学员有多元化的接触。另外,在翻译和本地化管理项目中,MIIS有着独特的优势,目前有供职于Facebook,Apple,Amazon和Linkedin的校友,我想会对有志于翻译项目管理的同学大有帮助。同时,蒙特雷的一些实习项目会让在校生接触到未来多元化的选择,如斯坦福医院的医学口译实习、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专利翻译实习、联合国的术语管理实习等。当然,如果有的同学倾心于翻译研究,那么蒙特雷论坛(Monterey Forum)会集结世界各地的翻译专家、学者、从业人员,让参会者了解业界动态、进行学术论战和思想激荡。

  4.如果有人准备报考蒙特雷,你会有何建议?


  从择校的角度而言,如果你注重美国学校的综合排名,那么就可以选择一些综合院校。如果你更注重专业的优势,那么蒙特雷在口译方面就是不错的选择。但是,如果选择去蒙特雷读书,那么我的建议是对学习有合理的期望,对自我有合理的把握,对未来有合理的规划。当一旦决定,就义无反顾,收好行囊,准备迎接挑战,应对好繁重的课业,更要学会面对外国新的生活环境带来的不适应和文化冲击。还有一条建议:在紧张的学习之余,不要忘记踏出校园,走走看看,享受蒙特雷如诗如画的风景与远离尘嚣的平静,这一切将镌刻在你的脑海当中,化成那些难以忘怀的美好记忆。
(编辑:xueqi
分享到: